三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三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0 12:40:3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崔大使:刚才安德利亚和我谈到了你刚才提及的许多问题。我知道时间有限,不想全部重复一遍,但我想告诉你的是,中国人民也感到非常震惊,他们对美国对中国的所作所为感到非常失望,中国公众的愤怒正在持续上升。这里的人们必须意识到这一点。你问中方能做什么以改善中美关系。中国人民也在问,美国能做什么以改善中美关系。在许多问题上,有时我不明白为什么误解会持续甚至蔓延开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和俄罗斯拥有世界最大的核武器库,每个人都知道这一点,这是国际共识。所以,美俄应该率先在国际上进行核裁军。希望他们能够向我们展示领导作用。中国拥有非常少量的核武器,同美俄不在同一个级别,要远远落后。我的一些参与裁军事务的同事提了一个很好的问题,他们想知道美国是否愿意将其核武库降至中国的水平,到那时我们就可以开始真正的谈判。我希望我们能够得到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回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崔天凯大使出席2020年阿斯彭安全论坛实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崔大使:事实是,新疆各族人民,无论哪个民族,都长期受到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活动的威胁。近年来,新疆发生了数以百计甚至数以千计此类恐怖袭击,成千上万的无辜民众受到伤害甚至被杀。那里的人民受到了真正的威胁,我们必须采取措施制止恐怖活动的蔓延和威胁。其中一些恐怖组织与“伊斯兰国(ISIS)”有关,他们试图传播极端主义思想。由于过去几年采取了措施,过去3年多新疆没有再发生此类恐怖袭击事件,人们生活在一个安全得多的环境中,可以真正享受美好生活。这种情况发生在所有民众身上,没有民族之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坦率讲,过去几十年,我们从美国学到了很多东西。有些东西我们没有学,也有些东西我们永远不能向美国学,比如执迷于全球霸权。我们是两个不同的国家,但必须合作。我们生活在同一个世界、同一个小“地球村”里,面临许多共同的全球性挑战,任何国家都无法真正单独应对。例如,尼克刚才提到气候变化,还有恐怖主义和层出不穷的自然灾害。我们两国人民都向往美好生活,如果双方能够合作,就能更好地满足人民的需要。因此,这是我们必须作出的抉择,应当合作而不是对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伯恩斯:崔大使,谨向您致以最热烈的欢迎。在把采访转交给安德利亚·米歇尔之前,我想阐述一点想法。我认为美中关系可能处于1971年、1972年尼克松总统打开中国大门以来的最低点。在美国,人们对中国政府放弃其对香港人民的承诺、印度与中国在喜马拉雅山地区发生边界冲突,以及中国在南海的活动感到非常关切。几十年以来,你和我都在政府中参与美中关系相关工作。在我看来,我们正在脱离近40年来的合作轨道,朝竞争方向迈进,包括在军事、经济、5G问题上。我对安德利亚、您和你们的采访提出的问题是,我们在竞争的同时(我们当然在竞争),能否找到就应对气候变化、疫情和其他重大全球性问题的合作之路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崔大使:首先,非常感谢有机会进行这次交谈。当前中美关系处于非常关键的时刻。某种意义上,可以说这是近半个世纪前基辛格博士访华以来前所未有的。我们今天正在进行的抉择,不仅将真正决定我们两个大国之间的关系,也将塑造世界的未来。因此,我们必须基于我们两国人民和世界的长远利益作出正确抉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米歇尔:您如何解读“全球霸权”?是指“美国优先”吗?或者,您观察美国时,如何理解“全球霸权”意味着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米歇尔:这是所有人的共同愿望。非常感谢。爆炸现场。(图源:美联社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崔大使: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。那些寻求全球霸权的人应该给我们一个解释。我认为,任何人都不应该试图做(寻求霸权)这件事。